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

  • 巔峰產生虛偽的擁護_黃昏見證真正的信徒

    巔峰產生虛偽的擁護_黃昏見證真正的信徒

    作者:岑寨散人

    一邊是高冷女神,一邊是霸道禦姐。兩個同樣身世成謎,水火不容的女人讓他左右為難。而因為他引發的爭端緩緩展開,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層次的秘密……

  • 修羅戰王葉浪安汐顏無彈窗

    修羅戰王葉浪安汐顏無彈窗

    作者:葉浪安汐顏

    八年前,他被後媽誣陷,被家族無情地驅趕,淪為喪家之犬。一夜之間,豪門大少變落魄棄少,遭遇追殺,曾經稱兄道弟的朋友也全部玩起了失蹤!好在,他命不該絕,被一神秘老頭救走。八年後,他已站在這個世界的最巔峰,以棄少之身重回都市,定要讓所有曾經欺他、辱他的人,付出百倍代價!!!

  • 萌寶助攻莫少的秘寵前妻小說

    萌寶助攻莫少的秘寵前妻小說

    作者:莫禦擎沐葵

    萌寶助攻:莫少的秘寵前妻又名:莫少前妻要逆襲,主角沐葵莫禦擎 簡介:被丈夫的白月光陷害,沐葵還在孕期就收到了離婚協議書。她不甘挽留,他不僅賞了她60個巴掌,還強行搶走她的孩子! “莫禦擎,這些年你就冇有一點喜歡過我嗎?”她卑微問道。 男人臉色冷漠:“我對你,隻有厭惡。” 三年後,沐葵浴火重生,帶著當年偷偷藏起來的女兒回到青城。 再次見麵,莫禦擎卻強勢的出現在她的生活中:“我們複婚吧。” 沐葵淡然一笑,“抱歉啊,我早就不愛你了。”

  • 萌寶助攻莫少的秘寵前妻小說免費閱讀

    萌寶助攻莫少的秘寵前妻小說免費閱讀

    作者:莫禦擎沐葵

    萌寶助攻:莫少的秘寵前妻又名:莫少前妻要逆襲,主角沐葵莫禦擎 簡介:被丈夫的白月光陷害,沐葵還在孕期就收到了離婚協議書。她不甘挽留,他不僅賞了她60個巴掌,還強行搶走她的孩子! “莫禦擎,這些年你就冇有一點喜歡過我嗎?”她卑微問道。 男人臉色冷漠:“我對你,隻有厭惡。” 三年後,沐葵浴火重生,帶著當年偷偷藏起來的女兒回到青城。 再次見麵,莫禦擎卻強勢的出現在她的生活中:“我們複婚吧。” 沐葵淡然一笑,“抱歉啊,我早就不愛你了。”

重點圖書

葉浪安汐顏

八年前,他被後媽誣陷,被家族無情地驅趕,淪為喪家之犬。一夜之間,豪門大少變落魄棄少,遭遇追殺,曾經稱兄道弟的朋友也全部玩起了失蹤!好在,他命不該絕,被一神秘老頭救走。八年後,他已站在這個世界的最巔峰,以棄少之身重回都市,定要讓所有曾經欺他、辱他的人,付出百倍代價!!! ...

閱讀全部

岑寨散人

一邊是高冷女神,一邊是霸道禦姐。兩個同樣身世成謎,水火不容的女人讓他左右為難。而因為他引發的爭端緩緩展開,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層次的秘密…… ...

閱讀全部

葉浪安汐顏

八年前,他被後媽誣陷,被家族無情地驅趕,淪為喪家之犬。一夜之間,豪門大少變落魄棄少,遭遇追殺,曾經稱兄道弟的朋友也全部玩起了失蹤!好在,他命不該絕,被一神秘老頭救走。八年後,他已站在這個世界的最巔峰,以棄少之身重回都市,定要讓所有曾經欺他、辱他的人,付出百倍代價!!! ...

閱讀全部

岑寨散人

一邊是高冷女神,一邊是霸道禦姐。兩個同樣身世成謎,水火不容的女人讓他左右為難。而因為他引發的爭端緩緩展開,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層次的秘密…… ...

閱讀全部

靈妻

出生那天,我家正遷祖墳,我爸打死了棺材裡一條快要蛻皮化蛟的大蛇,差點被蛇咬死。生我時,萬蛇齊湧,蛇聲嘶鳴,都說我不吉利。村裡一位米婆用命救了我爸,給我留了一塊蛇形黑玉,也被蛇咬死了。我十八歲生日剛過,那條死蛇的蛇屍,居然又出現在我家祖先的棺材裡……隻有蛇形黑玉裡的黑蛇,拚命的保護我,同時告訴了我蛇棺的秘密。 ...

閱讀全部

更新列表

八年前,他被後媽誣陷,被家族無情地驅趕,淪為喪家之犬。一夜之間,豪門大少變落魄棄少,遭遇追殺,曾經稱兄道弟的朋友也全部玩起了失蹤!好在,他命不該絕,被一神秘老頭救走。八年後,他已站在這個世界的最巔峰,以棄少之身重回都市,定要讓所有曾經欺他、辱他的人,付出百倍代價!!!

八年前,他被後媽誣陷,被家族無情地驅趕,淪為喪家之犬。一夜之間,豪門大少變落魄棄少,遭遇追殺,曾經稱兄道弟的朋友也全部玩起了失蹤!好在,他命不該絕,被一神秘老頭救走。八年後,他已站在這個世界的最巔峰,以棄少之身重回都市,定要讓所有曾經欺他、辱他的人,付出百倍代價!!!

萌寶助攻:莫少的秘寵前妻又名:莫少前妻要逆襲,主角沐葵莫禦擎 簡介:被丈夫的白月光陷害,沐葵還在孕期就收到了離婚協議書。她不甘挽留,他不僅賞了她60個巴掌,還強行搶走她的孩子! “莫禦擎,這些年你就冇有一點喜歡過我嗎?”她卑微問道。 男人臉色冷漠:“我對你,隻有厭惡。” 三年後,沐葵浴火重生,帶著當年偷偷藏起來的女兒回到青城。 再次見麵,莫禦擎卻強勢的出現在她的生活中:“我們複婚吧。” 沐葵淡然一笑,“抱歉啊,我早就不愛你了。”